书籍|Books

书影13|遥望闪烁的森林之光

芭拉杰依|《驯鹿角上的彩带》

我得知芭拉杰依去世的消息是2017到2018的那个冬天,印象非常深刻,当时自己还在哺乳期,一只手抱着包在大衣里面,闭着眼吃奶的小宝宝,一只手划着手机,修改着驯鹿森林网站上文章里的错别字和小语病。突然一条微博私信弹出来:

“老芭姨走了。”

我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也无法腾出更多的时间来做点什么,放下吃饱的小宝宝之后,我在书架上找出了之前看了一两章的《驯鹿角上的彩带》,翻一下,以表怀念。

后来的大半年,我经常在碎片时间里,翻开书读上一两段,我时常会想起别人镜头记录里的老芭姨一家。在偶尔带孩子不太累的深夜,架起电脑在床边整理随手收集的资料,手边书里的达沙和帕什卡的故事也在继续着,或者说是,与我相互陪伴着。

直到去年2月底,微信时隔三年后再次发出推送的时候,达沙的故事也看完了。我在几乎没有冬天的南方,做着身边没人觉得有意义的这件事,有时会稍微感觉到,也可能只是自我安慰到,那个离我远到我无法看见的森林营地中,篝火还在亮着。

对比起拿了茅盾文学奖的《额尔古纳河右岸》,《驯鹿角上的彩带》没有前者的那种,对森林所有事物接近完美的描述,它更为真实一点,语言风格也没有很细腻,有许多鄂温克口语词汇,让人读起来有贴近大地的氛围,也可以清楚感受到,那是非旁观者的角度来讲述自己民族的故事。

小说的具体内容就不过多描述了,芭拉杰依把它留了下来,它就不会随时间消逝。它就在那里,在森林里,闪闪发亮。



黑鹤|《我的原始森林笔记》

前段时间读书节,买了黑鹤的《我的原始森林笔记》,也是碎片时间读完,那里面有种小孩怀揣着宝物,如数家珍的感觉。

我们人啊,总是会因为一个小细节,一种气味,一个不经意瞥见的情景,一些无以名状的感受,爱上某个事物,或者某个地方。黑鹤的森林笔记,就是记录着这些小事情。

高质量的森林图片,以及简单轻松的记录,字里行间,都能直接感受到黑鹤对兴安岭和鄂温克部落的情感。他描写教训偷他备用电池的松鸦也充满怜爱,感觉就像教训自己的孩子一样。小心又适度。

林中的水潭,蚁丘,外人根本看不见的树号,红色头巾……这些东西,在我们这类如游客般的外人身上,永远找不到共鸣,即便我已经羡慕起森林与他交流的独特语言了。

笔记里收录的每一个事物,是散落在森林角角落落的无名之光,森林的确遥远,幸好我都看到了。

夏日炎热,适合看两本绿色的书。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