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影11#}一个不是童话的故事

还记得当初做致驯鹿的网站,就是被鄂温克人与大兴安岭之间的关系所触动,那些听过的看过的,一个个如《鄂温克的驼鹿》这样的故事,对于城里长大的我,对整个世界还有许多经验匮乏的我来说,就是一个个,不是童话,又胜似童话的故事。

浏览全部图文

{书影10#}驯鹿角上的彩带

我们一直看到这些古老民族的记录,大部分都是外族人在记录着,有些观念我们揣度不了,有些想法我们也拿捏不准,所以当有被记录的对象走出来,告诉我们他们最真实的生活,这应该就是“记录和传承”这件事最好的面貌了。

浏览全部图文

{书影9#} 一轮明月下的影像书

虽说已经收集并看过许多驯鹿民族的影像,但是每次回头再看,都会觉得世界上有这样的生活形态很不可思议。

最近淘到一本台湾出版的,非常简单纯粹的小摄影集《现代部落》,作者是一位从蒙古去台湾的留学女生所拍摄记录。据说这位叫高娃玛日拉的蒙古女孩和家人一起开了两天的车,再骑了7小时的马,才找到自己家乡的查坦驯鹿部落。而同时,她在台湾学习生活的四年时间,也接触了台湾泰雅族和赛德克族的原住民,并把这两种原始部落影像组合起来,找寻着他们的相同与不同,也从中发现同样作为人类的都市人,在现代社会发展中渐渐丢失的无形财富。

浏览全部图文

{书影8#} 未完成的「回家」路

《与时间的河约定》前几章都是星野道夫纪录自己在阿拉斯加的岁月里,与动物、四季、雪山河流还有那里的人们相处的故事。在渐渐深入的了解中,星野道夫发现原来阿拉斯加这片土地上有一部分的爱斯基摩人和印第安人都信奉渡鸦传说,认为是渡鸦创造了世间的一切,而他又在一些人类学的研究书籍中看到一种猜测的说法是大约一万八千年前,北美与欧亚大陆相连,一支蒙古人队伍从亚洲北部走过因水位下降而露出的白令陆桥,而去到了阿拉斯加……

浏览全部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