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25|与自然对话的人

这次就把目光放置城市之外,去那「什么都没有」的地方,听听那里的人讲述自己幸运拥有的「大自然赠予的一切」。

法国纪录片团队Till tomorrow出品的一套系列短片,记录了查坦人,蒙古人,阿依努人以及阿拉斯加尤皮克人讲述的,与自然连接和对谈的故事。

查坦人的树林与河流,蒙古人的苍穹与大地,存在于阿依努人生活四周的kamuy,阿拉斯加尤皮克人的自然舞步,听上去都是在些幽微漂浮的,自然界和人类之间理所当然的关系。

纪录片24|再见「故人」

这几年很多有能力的人都前往蒙古国去找查坦人,传闻部落的人已经不多了,我便在这些人记录的画面或影像里,捕捉着一些偶尔重复出现的面孔,在介绍的文字中看看能不能拼凑出关于他们的一些短小的故事,就像近年来很多人镜头下记录的鄂温克人一样。

民族的大致画像敲一下电脑便随手可得,但族人的每一个故事一定更为迷人。

纪录片4|神鹿呀,我们的神鹿

大兴安岭的鄂温克族是中国惟一的一个饲养驯鹿的部族。柳芭是为数不多走出山林的鄂温克人,考取了中央民族大学学习美术的她一直是家族的荣耀。有一天,柳芭回到了山林,此时的鄂温克人正处于从游牧走向定居的变迁之中,和家传的神鹿在一起,柳芭感到了一些安静,但在森林里,她已经显得与众不同……

纪录片23|如果文化不再传承

多年后的今天,我才确认原来我们除了记录,然后把记录的所有展示,告诉人们,曾经还有这样的一群人,以一种我们想象不到的方式生活着之外,我们什么都做不了。但我看见总是跑上山的养鹿的人,比如柳霞,比如多妮娅,比如在喜欢在城市生活,但又经常回山里的雨果,那些难得的文化,都在这些人身上微微发亮。

{纪录片7#}敖鲁古雅养鹿人

《敖鲁古雅养鹿人》是旅游卫视的一档名为『行者』的电视节目,因为多了对顾桃导演的采访和描述,所以更能全面的了解到敖鲁古雅使鹿鄂温克的这个民族的各方面,比如他们的生活现状,他们的心理活动,还有他们对外界的态度。

其实我最感动的不是因此了解更多,而是因为看到顾桃导演延续着他父亲顾德清老先生对这个民族的记录工作,让我这个远在3000多公里之外的所谓一线城市的南方人,看到了自己从未见过的,对生命与自然宽宏谦虚,对现状与未来都勇敢善良的好几代鄂温克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