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集25#|世界尽头的孩子

后来有个叫Ikuru Kuwajima的摄影师,跑进了秋冬严寒之时,苔原冰雪之外,位于小镇上寄宿学校里,拍下涅涅茨小孩走进另一种文明的模样。
照片画面有些许凌乱的层叠,先是背景布,然后是旁边的手持摄影灯,被照亮的苔原小孩身份的主体,在身后和我们无异的课室环境的衬托下发着光。

绘画1|如果北极民族出版自己的故事绘本...

足够复古整体观感中,我看到了些不会过时的拼贴作品,心里蠢蠢欲动地想,也许我和娃也能以此为样本做个亲子手工?过程顺利的话,还能给她透露一点我所知道的北极民族生活。还有那些棱角分明的涅涅茨人肖像插画,风霜打磨得凌烈的轮廓与眼神,是我在影像作品里从不曾留意过的细节。

摄影集21|像去年的雪那样,被遗忘

用摄影来探索衰老,渴望与记忆间关系的摄影师Oded Wagenstein,远赴西伯利亚亚马尔涅涅茨Yar-Sale社区,拍下这套关于遗忘的影像故事。
在这些自带静音效果的照片里,我感受到被多重遗忘的层层覆盖,老妇人被年轻一代遗忘;她们的梦想被时间遗忘;曾经生活的苔原冻土被世界中心遗忘;所在的涅涅茨驯鹿人族群,正被世人们遗忘。

摄影集6|跟随驯鹿的旅程

最近看Lens的第14期杂志《总想逃跑,却还在这里》,被另一位雅库特女摄影Ayar Kuo的冬季乡愁给迷住了。于是想起多年前关注的Evgenia Arbugaeva。想起第一次在徕卡中文杂志里看见Evgenia Arbugaeva拍的驯鹿民族,有一种我们日常手机拍照的随性捕捉,孩子与大人都笑得自然轻松,有些动人的瞬间和细节也是那些精准与完美的摄影大片里所不具备的……

{纪录片22#} 西伯利亚好男儿

撇除环境的因数,长大的过程本来就不会一帆风顺,你得心应手的,是别人被轻易挫败的弱点;你无法承受的,却是别人的习以为常生活常态。更何况,你所在的环境四季分明,而别人的环境却是极端无情。

所以当你接受着繁忙城市带给你的无形压力时,远方冰原冻土,或是戈壁沙漠里,也一定会有一个和你一样正在成长的人,接受着阴晴不定的大自然带给他也许更加眼见为实,排山倒海,并需要更多耐心去化解的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