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10#}泛着极光色彩的歌声

驯鹿森林音乐Joik{音乐10#}泛着极光色彩的歌声的图片 第1张

Joik试听 | 音乐人信息

曾经有网友问过我关于萨米音乐的推荐,我当时给予的回复是,可以在音乐app上搜索Joik的歌单。因为对比起其他驯鹿民族的音乐,萨米人所独有的Joik,在当今音乐界,算是占有一席位置的。

Joik,中文一般叫约依克,或者Yoik谣衣克,它是萨米人与天、地、万物“沟通”的一种方式。它是一种表现为具有歌唱性却无意义的音节,通过旋律、节奏的变化和唱歌人自身的风格来表达不同的内容。

记得读大学时的某个冬天,校园就经常播放那首Liekkas,那是萨米音乐人Sofia Jannok的成名之作,以现代流行音乐和Joik结合的当红歌曲。现在我们听到的大多数Joik歌曲,编曲和音乐元素其实都相当丰富,有些还融合了其他地区的音乐特色,比如后来我在一个北欧电影节上听的一首也是由Sofia Jannok演唱的主题曲Ahpi,没有陌生感的流行音乐,穿插着独特的Joik,无法不让人喜欢。



Sofia Jannok Liekkas


Sofia Jannok Ahpi

然而Joik最初是萨米人的一种极为私密的音乐,据说每个萨米人都有自己的Joik,一出生时,父母就会为孩子编谱一曲,一首Joik不会变成人人传唱的歌曲,它只专属于某一个人的音乐,也只有身边的人才得知这段旋律。

在了解到Joik的这一独特之处,就会让人好奇想去发掘一下那些真正的,或者”相对私密“的Joik会是怎样。那么我们可以沿着萨米人这一个世纪以来的历史,往Sofia Jonnak再上一辈的萨米音乐人那寻找,比如Mari Boine。

一开始知道Mari Boine是因为看了一部叫做Sami Voices的片子,片子正是记录了她和Sofia Jannok用萨米人特殊的原生态歌喉对现代生活表达的创作过程,看完片子之后,我便开始寻找她的资料和作品。

对于一些非中英文的歌曲,我一般不会太在意的他们的歌词大意,因为人类对于音乐旋律的感受应该是共通的,于是我在听Mari Boine随机播放的作品时,等到了那些最击中我的Joik,几乎都是出自一张叫做Gula Gula的专辑。

Gula Gula 因受版权保护,无法分享外链音频在此,想要试听的朋友可以前往
网易云音乐QQ音乐收听。
也可关注驯鹿森林公众号,查找历史文章“泛着极光色彩的歌声”试听。

Mari Boine曾经是个老师,但是她一开始跟电影《SameBlod》的女主角艾伦玛雅一样,非常耻于自己的萨米人身份,她说她读书时所受的教育,都在说萨米人的低人一等,萨米人的历史不值得保留下来。就在这个长期遭受殖民的族群与次等公民受辱的身份压力下,让Mari Boine不断追问自己从哪里来,如何重建她们萨米人的生命价值及尊严,于是她开始创作音乐,描写自己的家乡,描写那些美好的与自然做伴的情景,同时也描写自己作为萨米人在北欧社会地位下的艰难情景。与此同时,那几十年里,萨米人也在长期的斗争中,争取到自己的权益,终于在1989年于北欧三国建立了一个萨米人的国会。Mari Boine就在这样的背景下,在北欧音乐界里展露头角。

当然我们也可以在萨米的电影《Sameblod》,或者讲述萨米人纪录片《逐鹿少女》里,听到一两段悦耳的Joik。但在Gula Gula这张专辑中,那首让我印象深刻的,叫做Du Lahka的Joik,一开口会让我想起北欧风光照片或视频上看到的极光的那种蓝绿色,如果没有那些乐器,合音,换上鹿群穿越雪原的脚步声,声音飘向高山海洋,或许就更贴近我们想象的那种,原始的,私密的Joik。


萨米音乐人驯鹿森林音乐Joik{音乐10#}泛着极光色彩的歌声的图片 第2张

Sofia Jannok

Sofia Jannok 出生于1982年,来自瑞典最北端的、位于北极圈内的小城市耶利瓦勒。
她将歌唱与瑞典少数民族“萨米族”传统吟唱“约伊克”(Yoik)完美结合。
从她11岁起就开始用母语萨米语唱歌,她的灵感来自于宽广的开放空间、人和人与人之间的相互交流,同时还来自于城市的脉冲和颜色。

萨米音乐人
驯鹿森林音乐Joik{音乐10#}泛着极光色彩的歌声的图片 第3张 Mari Boine

Mari Boine是挪威萨米原住民最响亮的的代言人,她在1990年推出了《聆听祖先的声音》专辑。
在几个World Music排行榜缔造佳绩,传达了原住民自觉运动的心声,也让世人在她的歌声中感受到了萨米人的最真实的生活状态及与政府、自然抗争的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