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谈| 远处的光,照亮脚下的路

【点击上图,直接进入对谈】 写在前面的话: 这几年因为家有皮孩,我的阅读疆域开拓至童书领域。 没想过有一天能和国内宝藏童书品牌「小活字」对谈。 本来我,只是毫无创意的想到做一个书单列表,把所有看过的没看过的关于北方民族的绘本都列出来。一开始就想拉上小活字一块推荐,因为他们有一本可以镇住我这些内容的《小图雅搬家》。 后来小编zoon和我说,不如就做个对谈,可以生动灵活一点,不一定都是绘本,还可以有些相关的其他书籍,音乐,电影什么的,这才有了今天大家看到的这一篇,字很多,夹了很多私货(但其实已经删减了不少),以及一个特定主题的内容阅读,能够带给大人和小孩一些启发或影响的长篇推送。 谢谢小活字,在这个处处看流量的时代,愿意陪我这样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号,做一期可能没什么流量的内容。你们就是一束照亮我这里的光呀。 手机扫描二维码 或点击文章头图,即可阅读对谈。

音乐11|发行十年后,终于听到了

大概真的就是那句老话,念念不忘,必有回响。老天爷看我这两个月没来更新,想到我可能手上没货,便让这张专辑下了凡间。
所以这张专辑到底是什么原因诞生的呢?这个位于香港铜锣湾,主要业务是给电视广告制作音乐的Schtung Music,为什么会做一张,这样「偏僻」的北方民族音乐专辑?

摄影集22|凝结时光的鄂温克人

……创作者以族群友人的平行视角介入,驯鹿鄂温克人身着民族服装,大多端坐,或直视镜头,或侧身侧目,温和而腼腆;又或挺身站直,交叉肩膀——青年猎人的自信和豪迈呼之欲出。作品以黑白为基调,敏锐地捕捉被摄者细腻的情绪。画面抽离日常生活场景,以干净的幕布为背景,将注意力聚焦于人物本身,透露出对鄂温克人原生文化的现状记录和珍惜。

在线影展|很久很久以前的他们

这是2016年9月份,在呼和浩特内蒙古大学博物馆里的展出的一个影像展,名为「河星守望驯鹿」,内容是1921-1932年间,内蒙古与西伯利亚的鄂温克和鄂伦春的历史照片。

又看到这些玻璃底片所呈现出来的图像了,这些像是藏在抽屉最里面的黑白照片,只要看上一眼就感觉它们有许多老故事想要诉说。

纪录片4|神鹿呀,我们的神鹿

大兴安岭的鄂温克族是中国惟一的一个饲养驯鹿的部族。柳芭是为数不多走出山林的鄂温克人,考取了中央民族大学学习美术的她一直是家族的荣耀。有一天,柳芭回到了山林,此时的鄂温克人正处于从游牧走向定居的变迁之中,和家传的神鹿在一起,柳芭感到了一些安静,但在森林里,她已经显得与众不同……

摄影集6|跟随驯鹿的旅程

最近看Lens的第14期杂志《总想逃跑,却还在这里》,被另一位雅库特女摄影Ayar Kuo的冬季乡愁给迷住了。于是想起多年前关注的Evgenia Arbugaeva。想起第一次在徕卡中文杂志里看见Evgenia Arbugaeva拍的驯鹿民族,有一种我们日常手机拍照的随性捕捉,孩子与大人都笑得自然轻松,有些动人的瞬间和细节也是那些精准与完美的摄影大片里所不具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