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节目1#}凤凰卫视-呼唤远去的敖鲁古雅

《走读大中华》节目中摄制组探访猎人维佳之余,也拜访了老酋长玛利亚·索、驯鹿景点的古革军。并上山见到了依旧饲养驯鹿为生的达瓦夫妇。曾近在《鹿殇》里看过达瓦夫妇因为驯鹿被偷盗而烦恼的样子,同时也在为后辈是否应该延续这样的生活而踟蹰不定。

浏览全部图文

{摄影集13#}同一镜头下的两个驯鹿民族

是不是在很久以前的某一个时刻,一支部落的族人决定在某一个地方开始分道扬镳,你们往北,他们往南,而我们就在此广袤森林里驻扎,不再偏离远走。于是就形成了今天横跨几个洲,内在几乎相同而外在不太一样的使鹿民族?

浏览全部图文

{纪录片11#}黑龙江阿穆尔流域-东亚生态大勘探

一开始只是一心想着收集和分享跟驯鹿部落有关的资讯,但是看得越来越多之后才发现其实不能把他们脱离环境单独抽出来叙说,全世界所有的驯鹿部落之所以能够让我们觉得如此的传奇与神秘,除了他们的所处的环境所造就的之外,就是我们对于自然界的无知与渺小。

浏览全部图文

{纪录片10#}冰冻星球之最后的疆域

这是2011年英国BBC电视台制作的七集南北极生态纪录片。

其实一直很困惑北极这么冷,为什么还会有人居住?这个问题在这部纪录片里也有提到,但是好像没有给出答案。我暂且认为这是习惯问题吧,就像广州夏天能够热到三十八九度,而且会持续将近一个月,那为什么我们还在这里活了二三十年一样……

浏览全部图文

{摄影集12#}北极边城的传统与现代

当我看到这些与以往不一样的涅涅茨自治区的照片时,如获至宝,马上给摄影师发了邮件获取了分享的许可。这辑摄影集的作者Sergey Anisimov是涅涅茨地区首府萨列哈德人。他拍摄了整个亚马尔地区的各种景象,包括自然景观,民族部落,城市风貌,以及工业生产。

浏览全部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