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Documentary

纪录片24|再见「故人」

最近在名为「布里亚特」的微信公众号上,发现了一段精致的小短片:

看到最后原来是三星手机的广告宣传片,而里面拍摄的查坦族老妇人,我看着好眼熟。
翻查之前的收集过的查坦族摄影图片,找到了法国摄影师Kares Le Roy拍摄的这一套照片:

虽然老妇人的照片只有一张,但我想这应该就是同一个人了吧。

“samsung”和“Tsaatan/taiga”组合搜索,只能搜到三星有出过印有查坦人图片的手机壳和平板套,但是看片子里出现的手机,像是全面屏,应该就是近几年出的产品,以及这一小段,为产品拍摄的广告片。

而Kares Le Roy拍摄的名为《56000KM》的摄影集,在2010年出版。那拍摄就应该在2010年之前,所以这么一算下来,我这个“很远很远的关注者”,在网络上在屏幕里,再次见到同一个查坦人,中间过了好多年。

第一次看到“库苏古尔湖畔的夏日”这套摄影作品时,我看着摄影师在网站上的文字介绍,其实和网上能搜到的其他关于查坦族的介绍,都是大同小异的内容。我想象着我觉得他们该有的生活,游牧,迁徙,劈柴,搭房子,做衣服,挤鹿奶,烤大饼,敬神明。单调充实的每一天。

再到最近看到这个三星的广告片,多年前照片里的人说话了,浏览着翻译的字幕,他们还是那样的愿望,也和所有人期望的那样:希望后代能过得好,希望驯鹿文化能传承下去。

这些年他们都见过一拨又一拨的外国游客了吧?他们一定还过着我多年前从别人的文字或者图片里看到的生活吧?
他们见过“外面世界的人”带来的那些“新奇好玩的东西“吗?
在一波波新鲜事物闯入的时候,他们内心有着怎样的想法呢?
孩子们都上学了吗?都长大了吧?都到大城市里去了吗?有没有孩子读完书后回来,继续做一个“单调又充实”的驯鹿人?

老妇人在片子里说道:“herding reindeers is wonderful,because we can see our beautiful taiga everyday” 这一句话,像是是回答了我上面所有无关紧要的问题。

这几年很多有能力的人都前往蒙古国去找查坦人,传闻部落的人已经不多了,我便在这些人记录的画面或影像里,捕捉着一些偶尔重复出现的面孔,在介绍的文字中看看能不能拼凑出关于他们的一些短小的故事,就像近年来很多人镜头下记录的鄂温克人一样。

民族的大致画像敲一下电脑便随手可得,但族人的每一个故事一定更为迷人。

我期待下一次的发现。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