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集13#}同一镜头下的两个驯鹿民族

是不是在很久以前的某一个时刻,一支部落的族人决定在某一个地方开始分道扬镳,你们往北,他们往南,而我们就在此广袤森林里驻扎,不再偏离远走。于是就形成了今天横跨几个洲,内在几乎相同而外在不太一样的使鹿民族?

浏览全部图文

{纪录片10#}逐鹿少女:挪威萨米族的游牧生活

Elle和Inga,一对来自挪威的表姊妹,她们和其他同龄人不同,她们是驯鹿牧民,是欧洲最后的原住民——萨米族。所以她们帮着家里的驯鹿游度海峡或在独自在冰原上钓鱼就跟上网和玩手机一样平常。这部迷人的影片跟随着这两个女孩和她的家人每年跟随着驯鹿群在北极苔原地区的迁徙。这是一个了解萨米人生活的独特视角,从而可以了解他们如何与他们的驯鹿生存在这个寒冷又美丽的世界里。

浏览全部图文

{摄影集4#}时间停在了这里

那像是一只藏在屋子里最高角落的壁虎,静静地看着整个世界的转动,或是一个孤单的旅人,坚定地走着自己才知道的路。
这是挪威北部萨米驯鹿部落,美国女摄影师Erika Larsen用了四个月的时间在那里生活和拍照,记录这个游牧民族在北极圈内传统而单纯的生活方式。

浏览全部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