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影8#} 未完成的「回家」路

《与时间的河约定》前几章都是星野道夫纪录自己在阿拉斯加的岁月里,与动物、四季、雪山河流还有那里的人们相处的故事。在渐渐深入的了解中,星野道夫发现原来阿拉斯加这片土地上有一部分的爱斯基摩人和印第安人都信奉渡鸦传说,认为是渡鸦创造了世间的一切,而他又在一些人类学的研究书籍中看到一种猜测的说法是大约一万八千年前,北美与欧亚大陆相连,一支蒙古人队伍从亚洲北部走过因水位下降而露出的白令陆桥,而去到了阿拉斯加……

浏览全部图文

{摄影集16#}那趟西伯利亚的意外之旅

摄影师SINIŠA GLOGOŠKI镜头下的这个雅库特Toplinae村庄之行,是他在雅库特市集上采购旅途物品时,受到一个驯鹿牧民家庭的盛情邀约,才有了这2000公里之外的意外旅程。

浏览全部图文

{专题2#}在他们消失之前before they pass away

看过许多像Jimmy Nelson这样出色的摄影师所拍摄的照片,才知道对于世界的发展与变化,我们或许都无法完全按照所意愿去保留或舍弃,能做的也许就是如这些他们一样,翻越千山万水去记下这些古老族群从很久很久以前就拼命延续下来的生活形态,然后把这些从未丢弃人类远古之淳朴的身影牢牢记住,从他们身上再次学习如何与万物,与天地友好共存。

浏览全部图文

{摄影集15#} 比1000公里更远的游牧之路

依然是Jimmy Nelson的摄影集。当初还把这辑涅涅茨族的其中几张归类到蒙古查坦人那辑去了。起初光从外表上看时是真的很难看出他们的不同,五官特征相似的脸庞,以饲养驯鹿为生,住着外形一样的撮罗子,唯一确定不一样的是从维基百科里查到了他们语言的不同,涅涅茨人主要讲俄语,而查坦人讲突厥语和蒙语⋯⋯

浏览全部图文

{摄影集14#} 从未被俄国征服的原始部落

Jimmy Nelson的作品很像油画,喜欢看他这辑照片里人物表情的肌理,因为种可触摸与交流的真实感。而他所塑造出来的照片风格,像是脱离此刻时空的另外一个,拥有智慧与文明的星球,亦真亦幻,使人油生赞叹与向往。

浏览全部图文

{摄影集13#}同一镜头下的两个驯鹿民族

是不是在很久以前的某一个时刻,一支部落的族人决定在某一个地方开始分道扬镳,你们往北,他们往南,而我们就在此广袤森林里驻扎,不再偏离远走。于是就形成了今天横跨几个洲,内在几乎相同而外在不太一样的使鹿民族?

浏览全部图文

{纪录片11#}黑龙江阿穆尔流域-东亚生态大勘探

一开始只是一心想着收集和分享跟驯鹿部落有关的资讯,但是看得越来越多之后才发现其实不能把他们脱离环境单独抽出来叙说,全世界所有的驯鹿部落之所以能够让我们觉得如此的传奇与神秘,除了他们的所处的环境所造就的之外,就是我们对于自然界的无知与渺小。

浏览全部图文

{纪录片10#}冰冻星球之最后的疆域

这是2011年英国BBC电视台制作的七集南北极生态纪录片。

其实一直很困惑北极这么冷,为什么还会有人居住?这个问题在这部纪录片里也有提到,但是好像没有给出答案。我暂且认为这是习惯问题吧,就像广州夏天能够热到三十八九度,而且会持续将近一个月,那为什么我们还在这里活了二三十年一样……

浏览全部图文

{摄影集12#}北极边城的传统与现代

当我看到这些与以往不一样的涅涅茨自治区的照片时,如获至宝,马上给摄影师发了邮件获取了分享的许可。这辑摄影集的作者Sergey Anisimov是涅涅茨地区首府萨列哈德人。他拍摄了整个亚马尔地区的各种景象,包括自然景观,民族部落,城市风貌,以及工业生产。

浏览全部图文

{摄影集11#}穿越大半个地球记录你

在如今人人都是摄影师的时代,给自己留一张照片也许就是拿起手机一两秒的时间,但是对于生活在北极圈内的楚科奇驯鹿部落来说,摄影师Sasha Leahovcenco的到来就为他们留下了珍贵的第一张,也或许是唯一一张的属于楚科奇人自己的照片。

浏览全部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