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9#}科累马河畔的自然与动物之声

当屋外雨声变得很大时,我戴上耳机,更清晰地听着这些陌生的语言与唱词,突然想到这一刻的雨水,也算是另一种永恒的载体吧?即便它并不如月亮一直挂在天边,但久远的雨,和现在的雨,形成的基理是一样的,声音是一样的,形态是一样的。

所以这一刻在耳机之外,也有着和耳机之内一样存在于久远的过去与未来的声音,不轻易,随时间改变。

浏览全部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