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21-5#} TAIGA 北蒙古生活Ⅴ

银匠在屋子里说着足以让他可以放弃游牧生活的手艺,面粉与茶砖,也在冬季来临前运往了村子里的杂货店内。游牧的群族会如常地烹羊煮肉,迎接或欢送那些远道而来的客人,学校依旧是最热闹的地方,孩子们读书,然后也会坐船离开森林,沉默无声地穿过看不尽的山川湖泊和草原,来到乌兰巴托……

有人在森林里生活,牛羊成群,赶往下一个驻扎的营地,有人放弃过去,坐着时空船只,赶来城市。在同一片土地上截然不同的两个个世界,互相调整适应地生活着。

浏览全部图文

{纪录片21-4#} TAIGA 北蒙古生活 Ⅳ

又有另外一个部落准备迁徙。如果在现实生活中,同样的一天24小时,总会觉得不够用,但是记录在胶卷里的时间,却是每过一秒,都觉得如三秋般漫长,于是觉得,查坦人好富有,时间在他们身上流动得特别缓慢和充实。

出发前吃饱喝足,打包帐篷,刚刚好数量的驯鹿背伏着人和行李,在秋天的树林里,走向另一个可以安稳过冬的家园。

浏览全部图文

{纪录片21-3#} TAIGA 北蒙古生活 III

见到迁徙中的查坦部落了,看到族人的表情,感觉是和拍摄者不期而遇的。
跟他们前往新的营地,搭建帐篷,制作吃食,一个部落十来个人,在诺大的泰加林里,即孤单又热闹。

听不插电的音乐,摔跤玩乐,赛驯鹿,比较好奇的是他们都在聊些什么?没有手机,没有电视,没有报纸。
一路迁徙,依旧能有说有笑。

原来在天与地之间,还是有我们捕捉不了的话题。

浏览全部图文

{纪录片21-2#} TAIGA 北蒙古生活 II

一个老人口述狩猎往事,一个鞋匠重现父辈的手艺传承。蒙古草原上,部落青年友好欢快地进行着摔跤比赛,用肢解宰杀羊羔作为仪式,来表达着一个节日在人们心中的分量,羊肉放在一个加热的石头和巨大的容器中煮熟,人们用双手传递与品尝食物,而摔跤比赛中最后的获胜者,将会赢得美味的羊胸骨肉。

不用金牌奖杯,不用举世瞩目,生活照常继续,太阳照常升起。

浏览全部图文

{纪录片21-1#} TAIGA 北蒙古生活 I

TAIGA共有五段视频,每段大约有一个半小时的长度,第一段影片记录的是蒙古北部达尔哈特(Darkhad)人的生活日常(达尔哈特是与蒙古驯鹿民族查坦人杂居的另一个蒙古民族,资料源自wikipeida),比如萨满在午夜的降神舞,一场婚礼的祝唱仪式,把牦牛奶制成奶茶的完整工序……

原本一开始心里会催促这些悠长的记录可以快快结束,节奏飞快的现代生活对于「从前慢」的方式总是要用更长时间的适应,结果一部片子看下来,感觉身边也只剩下了不足以扰人的一点点车水马龙。

浏览全部图文

{书影10#}驯鹿角上的彩带

我们一直看到这些古老民族的记录,大部分都是外族人在记录着,有些观念我们揣度不了,有些想法我们也拿捏不准,所以当有被记录的对象走出来,告诉我们他们最真实的生活,这应该就是“记录和传承”这件事最好的面貌了。

浏览全部图文

{网友作品9#}我在大兴安岭,寻鹿与遇鹿。

有时候人为了亲眼目睹什么而整装出发,又或者在跋山涉水之时遇见从未预见过的惊喜,这两者也许是一趟旅行中最为难忘的事情。微信网友土鸟的旅途刚好都满足了这两个条件 —去往大兴安岭里,寻鹿与遇鹿。让一趟以为会留下一丁点遗憾的旅途,向不留遗憾又进了一步。

浏览全部图文

{专题4#} 重新认识 民族文化的何去何从

在这个网站里搜集的那么多摄影作品/视频作品里,对于大家所表达出来的“民族文化保护”的这件事中,总会看到有一些用苦良心, 一些多此一举,一些惋惜忧伤,一些顺其自然等等,这些调性糅合在一起,变成一种无以名状的状态,然后这件事,就变成了一个没有结局与答案的事。

收集了今年4月在中国民族博物馆举办了首届民族题材纪录片回顾展中,有一个名为鄂伦春百年影像展的单元。我找到了它的映展目录的大部分内容,并按照时间顺序做了这个专题。

当你可以全部看完这些影片之后,或许,对于“民族文化的何去何从”这件事,你心里就会有一个答案。

浏览全部图文

{书影9#} 一轮明月下的影像书

虽说已经收集并看过许多驯鹿民族的影像,但是每次回头再看,都会觉得世界上有这样的生活形态很不可思议。

最近淘到一本台湾出版的,非常简单纯粹的小摄影集《现代部落》,作者是一位从蒙古去台湾的留学女生所拍摄记录。据说这位叫高娃玛日拉的蒙古女孩和家人一起开了两天的车,再骑了7小时的马,才找到自己家乡的查坦驯鹿部落。而同时,她在台湾学习生活的四年时间,也接触了台湾泰雅族和赛德克族的原住民,并把这两种原始部落影像组合起来,找寻着他们的相同与不同,也从中发现同样作为人类的都市人,在现代社会发展中渐渐丢失的无形财富。

浏览全部图文

{纪录片17#} 大地的移动学校

之前分享过北欧萨米族逐鹿少女的纪录片,里面记录北欧的驯鹿部落孩子的学习都是跟着几百年来的生活方式去设计,驯鹿迁徙的时候一家人跟着迁徙。学校开课的时间都选在非迁徙的短暂日子里。

我们国家的鄂温克民族则是下山定居,改变古老的生活方式。而他们的远房亲戚,俄罗斯的埃文基部落是如何的呢?他们有跟随一起移动的学校。看着很麻烦,却又让人觉得很幸运。

浏览全部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