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9#}科累马河畔的自然与动物之声

当屋外雨声变得很大时,我戴上耳机,更清晰地听着这些陌生的语言与唱词,突然想到这一刻的雨水,也算是另一种永恒的载体吧?即便它并不如月亮一直挂在天边,但久远的雨,和现在的雨,形成的基理是一样的,声音是一样的,形态是一样的。

所以这一刻在耳机之外,也有着和耳机之内一样存在于久远的过去与未来的声音,不轻易,随时间改变。

浏览全部图文

{音乐8#}西伯利亚萨哈人的史诗与即兴-雅库特族

从一段时间繁重的工作走回来,发现这个网站于我来说真像是一个秘密花园,特别是当我打开录音且整理着他人悉心写下的文字和耳机里更遥远的陌生韵律时,看见时空游走间,口弦琴声小心拨动着刚刚松弛下来的神经,不至于一下松懈下来。张弛有度,缓缓着陆。

浏览全部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