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6#}新世纪的鲜卑古调

当我搜到这张鲜卑山天籁时,真的很是惊喜,好多年没有关注过NewAge领域了,偶尔当有人说起新纪元音乐时我第一时间还是只能想起那张Dan Gibson的Woods Whispering。而这张我最喜欢的是里面的鄂伦春语(我不确定是不是都是鄂伦春语,或许也叫鲜卑语?)演唱,一开始还担心如果配唱是中文词就会少了一份神秘感。而节奏韵律编排得很舒适,但其实乐理的东西我一点都不懂,全部交给耳朵感受……

浏览全部图文

{书影8#} 未完成的「回家」路

《与时间的河约定》前几章都是星野道夫纪录自己在阿拉斯加的岁月里,与动物、四季、雪山河流还有那里的人们相处的故事。在渐渐深入的了解中,星野道夫发现原来阿拉斯加这片土地上有一部分的爱斯基摩人和印第安人都信奉渡鸦传说,认为是渡鸦创造了世间的一切,而他又在一些人类学的研究书籍中看到一种猜测的说法是大约一万八千年前,北美与欧亚大陆相连,一支蒙古人队伍从亚洲北部走过因水位下降而露出的白令陆桥,而去到了阿拉斯加……

浏览全部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