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分享10#} 极光下的秘密

驯鹿森林网友作品分享Joik{作品分享10#} 极光下的秘密的图片 第1张

阅读文章 | 出品方介绍萨米相关资讯

今年三月的时候,我在微博上发现了一个叫「他者others」的媒体账号。当时看到他们发布了两篇关于Hamid Sardar-Afkhami(http://blog.toreindeer.com/p/412)的深度访谈文章,看得我忍不住的羡慕嫉妒。我的这个网站,最初也是最遥远的蓝图,就是希望能够可以自己去经历和书写,像「他者」里那些好看的文章那样,可是现实总归是现实。我的专业、阅历、能力,以及个性,基本注定了我没有办法变成如「他者」这样的媒体。所以我就只能尽我自己最大的能力,在网上发掘,收集,用憋足的英文翻译和转述关于驯鹿部落的资讯。希望自己在做这么一个分享的平台时,能让人觉得不是随意的复制黏贴而是用了心去做。

「他者others」的文章我基本上都读了一遍,我喜欢他们放眼世界的视野,让我明白曾经觉得不可思议的「驯鹿部落」,不过只是自己见识太少。

这次分享这篇「极光下的秘密」,除了因为记录了与驯鹿有关的北欧萨米民族(这一篇还讲述了南边不靠驯鹿靠渔猎的萨米部族),还因为那种很遥远的人物事,因为有了这些文字,让人感觉非常靠近。

全文内容在下方附上,文末除了有收录在这个网站里的,关于北欧萨米部族的图片视频资讯之外,还有「他者others」的各个平台,我从不吝啬推广别人的好东西,对留存于世界任何古老民族部落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关注他们。


Sami’s Land
芬兰北极圈里的灵力

 

文|吴一凡
图|吴一凡、Pyhä、Kangasniemi
原文出处|点这里

驯鹿森林网友作品分享Joik{作品分享10#} 极光下的秘密的图片 第2张

木块燃烧的噼啪声在人声沉寂下来的每一个瞬间填满空隙。这声音里带有某种静默,某种属于这片森林的力量。我曾遇见一位萨米老妇,她告诉我,他们族人认为“火焰可堪永久凝视”。
我久久地看着这堆篝火,贪婪的听着它的响声——其中有种大自然的节奏,或许也与宇宙律动相契合。
一位现代萨满证实了这个说法。“凝视火焰是一种冥想方式。”他告诉我。
我又一次回到芬兰拉普兰(Lapland)。在这里,我被一次又一次地治愈。


拉普兰整个区域涵盖瑞典、挪威、芬兰北部并向东延伸到俄罗斯科拉半岛,全部都在北极圈内。这个字的意思是“遥远的土地”。这是萨米人的地盘,萨米人身材矮小,拥有咖啡色的眼睛,是欧洲最后的原住民。

First Snow
初雪

拉普兰的第一场雪落下以前,我就在Inari看到了极光,觉得自己运气极好。这真是游客心态。其实,极光和温度、降雪、极夜都并无关系,只要天气晴朗,天色够暗,磁暴够强,它就会出现。
驯鹿森林网友作品分享Joik{作品分享10#} 极光下的秘密的图片 第3张

Inari是芬兰拉普兰北部的中心城镇,围绕Inari湖居住的萨米人被称作Inari萨米,是萨米族人数最少的一支,仅有500人。他们有自己的语言,但如今仅有大约300人还在使用,被联合国认定为严重濒危的语言。他们的生活方式也与北方萨米人不同,后者是萨米族人数最多的一支。北方萨米人以游牧为生,跟随驯鹿迁徙,Inari萨米人则属渔猎部族,依Inari湖而居,渔产丰富,不需要依赖驯鹿。我想在这儿找到一户真正的Inari萨米人家。

“我可以带你去见见这里的Joik吟唱歌者,名叫Aslak。”我的向导Tarja笑眯眯地告诉我这个喜讯,“但他们不过渔猎生活了,也放牧驯鹿。”这样好坏相伴的现实似乎尚可接受。Wimme Saari现在是最有名的吟唱歌者,在世界音乐中占有一席之地,他的早期音乐颇为纯粹,近期作品则加入了许多电声元素。我深入当地想要一听的,当然是由这土地、森林、气温、湿度、气味等一切造就的旋律。

 Wimme 的音乐虽然将Joik带入世界音乐舞台,但却找不到土地的气息。点击欣赏

Joik(正确的发音是:优衣库)是萨米人独有的一种喉音吟唱。传说拉普兰地区的吟唱是由太阳之女带到人间的。太阳之女代表幸福和快乐,她自愿来到萨米人中间,教他们吟唱、跳舞、编织华裳。她也遭到恶人嫉妒,在受人陷害前,她唱了最后一曲挽歌,这也是萨米人心中最优美的吟唱。太阳之女死了,将旋律记在心里的萨米人将这些曲调代代传承,只要他们开始吟唱,内心便会感受到太阳的温暖,幸福和快乐也就与他们同在。

驯鹿森林网友作品分享Joik{作品分享10#} 极光下的秘密的图片 第4张
萨米插画师有关太阳之女的作品

拉普兰各地吟唱略有不同,但主题大多都关于自然或者人,歌词很少,通常只是为了解释歌唱的对象,多为其名字。吟唱者有时只在现场有陌生来客时才加入歌词,若是听众均为熟人,他们也就无须解释歌谣内容,世世代代,一切不言自明。对萨米人来说,吟唱并不是用歌谣去描述人或事物,“我们是用吟唱呼唤他们。”(We don’t joik about something or someone,we joik them.)他们相信在Joik某物或某人时,它/他们就会出现。

基督教传入拉普兰以前,吟唱歌者和萨满巫师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他们通过吟唱、敲鼓以达到狂喜状态,从而与祖先、神灵获得联结。16世纪传教士来到拉普兰,萨米语被禁,萨满鼓被烧,吟唱成了“靡靡之音”。将近半个世纪里,萨米人万物有灵的信仰受到全面压抑,孩子被送往远离父母的南方学习,以确保传统无法接续。然而真正拥有能量的人们仍然偷偷将Joik传给孩子,居然没有断代。同样流传下来的还有制作萨满鼓的手艺。现在在这片土地上,生活方式虽有所改变,但越来越多的萨米人正在重返自己的文化。年轻萨米人在学校同时学习芬兰语和萨米语,老一辈则可以前往萨米文化中心重新找回遗失的根。

驯鹿森林网友作品分享Joik{作品分享10#} 极光下的秘密的图片 第5张
萨米人古老的岩画

Aslak是幸运的一代,他的曾祖父是研究萨米岩画与图腾文化的学者之一。3000年前,驯鹿、击鼓的萨满以及代表灵力和智慧的图案就出现在了岩画中。曾祖父也是一位艺术家,他将这些图腾用特殊方式铸成一掌大的铁制盾牌,为村中朋友送去好运。但他没将这种方式告知小辈,三代人至今也没研究出老人独特的染色法。“所有的盾牌都混合了绿色、金色、淡蓝和紫粉色。”Aslak向我展示老物件,“这些都是极光的颜色。”如今看来,色泽依旧很棒。

Aslak一家继承下来的除了一手的图腾资料和知识外,还有吟唱。Aslak自谦,认为自己是全家歌唱水平最差的,理由是记性不行。吟唱没有曲谱,全靠口口相传。当天,他的母亲和哥哥姐姐都去照看驯鹿了,只好由他献丑。到了冬天,驯鹿虽然被放到野外自力更生,但由于伐木和气候变暖,降雪减少,冷风吹得越发猛烈,苔藓上铺的不再是柔软的新雪而是坚硬的冰渣。驯鹿无法透过冰块获取食物,牧人不得不去森林里给它们添饲料。

驯鹿森林网友作品分享Joik{作品分享10#} 极光下的秘密的图片 第6张

驯鹿的生活方式其实有些令人羡慕,可谓“自由又有归属”。极夜结束后的春天里,母鹿在野外生下幼崽。每个牧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图案标志,看上去就像图腾一样;他们在仲夏时分在幼鹿耳朵上刻上这样的标记。秋天是交配季节,也是驯鹿的屠杀、阉割季。此时的驯鹿达到一年中的最佳状态,它们渴望爱情,牧人也会将驯鹿圈入栅栏,挑出不够格的阉割,成为工作鹿,或是杀了成为盘中餐、身上衣。驯鹿的每一个部分都会被充分利用。

通常秋季时驯鹿的情绪都会非常不稳定,一来荷尔蒙到了爆发期,二来它们也知道决定命运的时刻到了。它们比人更能觉察自己的命运,情绪表露也更加直白。牧人都有自己的绝招安慰即将被杀的驯鹿,Aslak家是为它们吟唱。(我还遇见过敲萨满鼓的。)

驯鹿森林网友作品分享Joik{作品分享10#} 极光下的秘密的图片 第7张

过去牧民会跟随驯鹿迁徙,如今有了雪地摩托,他们绝大多数都过上了定居生活。Aslak并不赞同使用雪地摩托。这个庞大机械的引擎会发出巨响,时间坐久了甚至让人耳鸣。他的父辈们都坚持少用摩托,穿雪鞋在森林中穿梭远行,去照看自己的驯鹿。若是并不太远的话,就会在夜里回家,家里燃着篝火等待夜归人。天气晴好的夜晚,极光在天际充满能量地扭动,古树参天,人类显得渺小,地位也显得微妙。此时牧民就不自觉地吟唱起来。那悠远、悠长的情景好像一幅老版画。

Aslak演唱了一曲他最熟悉的Joik,他说,显然这绝不是最好的Joik。我们围坐篝火旁,歌声伴随着柴火燃烧的噼啪响声,我心满意足。

离开Aslak家时,Inari下起了今年第一场雪。萨米人说能在地面上积起来的才算初雪,但飞舞的雪花还是让人兴奋不已。初雪过后,暴风雪和极夜也如期而至。整个拉普兰地区披上厚重的雪衣。当地的自然光源只来自月色、极光和雪的反光。

驯鹿森林网友作品分享Joik{作品分享10#} 极光下的秘密的图片 第8张
拉普兰的冬季降雪很有规律:初雪过后,暴风雪就会将大地裹上厚厚的雪毯
驯鹿森林网友作品分享Joik{作品分享10#} 极光下的秘密的图片 第9张
沉浸在永夜中的Luosto村庄

Craftmen in the Woods
森林里的手艺人

Irene Kangasniemi和Ari Kangasniemi夫妇是生活在拉普兰首府罗瓦涅米近郊的萨米人。冰雪将道路和河流融为一体,仿佛无尽延伸的细长平面。森林兀自伫立,让世界再次立体起来。温馨的木屋就位于Ounasjoki河岸。

驯鹿森林网友作品分享Joik{作品分享10#} 极光下的秘密的图片 第10张
Kangasniemi夫妇二人是生活在森林中的萨米手艺人

虽然靠近城市,但二人完整保持着极传统的生活方式。Irene是北方萨米人,丈夫Ari来自Inari,混有Inari萨米血统。侄子Jukka则是真正的纯血Inari萨米。“我的侄子学会读写后就不再去正常学校了,”Irene对这一点有些自豪,叔侄二人保持着最古老的学习、传承方式:师徒关系。“Inari萨米文化得靠他传下一部分。”

驯鹿森林网友作品分享Joik{作品分享10#} 极光下的秘密的图片 第11张

驯鹿森林网友作品分享Joik{作品分享10#} 极光下的秘密的图片 第12张

驯鹿森林网友作品分享Joik{作品分享10#} 极光下的秘密的图片 第13张
他们捡起一些驯鹿角做手工制品,夏季采摘浆果,冬天也去森林里照看驯鹿

和绝大多数萨米人一样,Irene和Ari养驯鹿,过着半游牧生活。Irene在夏季去森林里摘当季浆果,做成果酱或用蒸馏法做成果汁保存起来,以备冬日之需。“7月底时,水越橘就可以采摘了,8月,覆盆子、云莓、越橘也开始丰收,9月是蔓越莓的时节,它和红莓到初雪前都会疯长。”Irene指着窗外的森林,如数家珍。她递给我一杯水越橘果汁,看似浓稠,口味却非常清爽,毫不甜腻。“到了冬天,浆果在厚重的雪层下酝酿新生命,冰钓的时候就到了。”冰钓也是萨米人鲜为人知的冥想方式之一。不论是否使用现代的工具、鱼饵,和过去有所不同,但他们的心情还是一样:“在冰上凿一个洞,放下鱼饵,然后平心静气,偶尔缓缓抖动手中的细线。天色昏暗,时光漫长。”

驯鹿森林网友作品分享Joik{作品分享10#} 极光下的秘密的图片 第14张
Jukka是个纯血Inari萨米人,萨米人中人数最少的一支

侄子Jukka非常腼腆,躲在叔叔婶婶背后打量着来客,我不得不使出浑身解数才让他向我展示一些由他传承的手艺。他拿出一个不小的驯鹿皮袋子,里面装着他的宝贝——一个tiuhta。这是专门用于织出萨米独特花样的手持织布架,驯鹿角制成,打磨得平滑光亮,配一把扁平的捋绳工具,看起来像把弯刀。这个组合本身就是一件手工艺品。我手中的这个织布架上还有未完成的作品,萨米男孩示意我拿着架子一头,自己在另一头织了起来,红、蓝、白、黄色的彩色细绳在孔缝相间的架子里上下来回,很快,密密匝匝、颜色灿烂的萨米图案就开始成型了。这是很难言传的手艺之一。现在一整套传统手工萨米服装,价格要在4000欧左右。

驯鹿森林网友作品分享Joik{作品分享10#} 极光下的秘密的图片 第15张
萨米人独特的织布工具,tiuhta

我向Irene学做了一个简单的驯鹿皮袋子。她一高兴,为我在一块驯鹿耳朵形状的小皮上烫了自家鹿耳的独特印记,外加两个萨满符号:精神力量以及智慧。我把它和当地香草一起放进袋子里留作纪念。Irene好客,她说友好的客人能给她带来能量。

我还另外得到一个挂坠,用Kelo树皮做成。Kelo是芬兰拉普兰地区独有的说法,指在300到400年前停止生长的松树,被连根拔起再利用之前,它们又在大自然中笔挺地屹立了100年。树皮表面呈灰色或有些银色。我的这个老树皮挂坠中间镂空了一个圆,挂上一小块鹿角,走起路来会发出细微响声,那是一种闷闷的自然之音,安静平和。萨米人认为,这样会发出美好响动的物件能驱赶恶灵。

The Last Day of the Night
极夜结束那天

人可以习惯炎热、习惯寒冷、习惯潮湿、习惯干燥,但仿佛永远无法习惯没有天光的混沌。我在芬兰拉普兰极夜的尾声时分来到Luosto,这里维度低,更靠近北极圈,极夜结束得也就更早些。太阳越出地平线那天,我登上萨米人古老的圣山Lampivaaara看天空由粉紫色变成明亮的金色。

驯鹿森林网友作品分享Joik{作品分享10#} 极光下的秘密的图片 第16张
萨米人认为极夜过去,太阳越出地平线的第一天有极好的能量

Timo Seppälä招呼我进屋,那是他的小咖啡室,位于主屋对面。我抵达山顶是早上10点,天色依然幽暗,山顶的木房子被大雪覆盖,大多数无人居住,只有Timo家中有袅袅炊烟升起。他太太正在门口除雪,前一天又下了15公分新雪。整个冬天下来,这儿的树上挂满厚重的雪毯,完全看不出枝干、树叶和基本型。雾气笼罩时分,它们看上去更像是一个个巨人而不是树木。Timo在这个山头拥有一座紫水晶矿,但他不允许任何采矿业进山,仅依靠旅游业维持生计。

进屋后,依照惯例,Timo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述这些紫水晶的故事:历史、考古、冰层运动,但对此地特有的三色紫水晶说的很少,“这是一块萨满石,”他说,“萨米人认为这块石头拥有能量,只有萨满可以佩戴它。”他拿上铁锤带我们进矿,要是运气好、挖到紫水晶的话,可以带走。

驯鹿森林网友作品分享Joik{作品分享10#} 极光下的秘密的图片 第17张
Timo在他的咖啡屋前

我着了魔似地一心想知道更多萨满石的事,出了矿就一路气喘吁吁跑过深及小腿的雪地,最终在进屋前追上他。Timo有点无奈地告诉我,那块三色石代表了萨满宇宙观中的三层世界。黑色代表地下世界,紫色指天,白色通常是一条细线(至少在我看到的所有石头中),代表我们所处的世界。Timo自己脖子里就挂着一块,让我猜疑这些又都是讲给游客听的故事。我指着他的萨满石顺势质疑了那句“这块石头具有能量,只有萨满可以佩戴”。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一个萨满?!”他反问。
“你太高了,不可能拥有萨米血统。”我说。
“萨满不一定是萨米人!”

我这才意识到自己的知识局限,连忙为自己的不敬道歉。

Timo笑了,并不在意,“更北方的萨米人有许多是萨满,当然,这里也有很多。”
“很多?”

“对,他们有的70多岁了,有的还挺年轻,还有一些学徒。你得再来,避开人群,我带你去见见他们,带你完成真正的萨满之旅。”

我知道这属于萨满世界的典型考验,并不确定自己真能完成它。都是缘分,机缘和合时自会实现。我并不急于要见更多萨满,他们会自己找上门来的。

“你完成过萨满旅程吗?”我问了下去。
“当然。”
“通过击鼓还是冥想的方式?你穿过了一个隧洞,然后……”

Timo再次笑了,打断我的问题,“我不需要走隧洞,我可以直接抵达非寻常现实状态。击鼓或冥想这些仪式性的方式适用于不同场合,并非一定要借助它们。在平常生活中完全可以不用。在这个隆冬时节,最简单、能最快让人平静下来进入状态的冥想方式是凝望火焰。”

“哈!”我不由自主地因恍然大悟而吱了一声。

驯鹿森林网友作品分享Joik{作品分享10#} 极光下的秘密的图片 第18张
此地独有的三色萨满石

“看来你明白了。”Timo说,“芬兰盛产蘑菇,萨米人、萨满有些也借助它们完成萨满旅程。这种蘑菇并不难找,但我从来没试过任何药物。我不需要。我甚至可以告诉你怎么做,或是说普遍原理:无非就是调整自己身体的频率,将它调至一个更缓慢的频道上。”

“与火焰保持一致的频率?”
“对,看来你是真明白我在说什么。”
“听上去非常简单。”我不无玩笑之意地评论。

“确实,”Timo倒是认真的,“在日常生活中,这种调整频率的方式也非常实用。比如我忘了把钥匙放哪儿了,但我的身体一定记得。于是就调整频率感受自身,钥匙自会在那趟萨满旅程中被找到,或者说这趟旅程一定会告诉你它在哪儿。”

驯鹿森林网友作品分享Joik{作品分享10#} 极光下的秘密的图片 第19张
山上的树木在朦胧的光线中看上去像是一个个巨人

 

我意识到终于打开了这个老头的话匣子,不愿轻易下山,一再追问他的过去。芬兰似乎有很多神神叨叨的怪人,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遇见芬兰现代萨满了。

Timo学习萨满已经20多年,很小的时候就对“能量”有所感知,决定跟着感觉去寻找属于自己的能量之地,最终在Lampivaaara山丘上停了下来。我相信他对这座山丘的美誉。在古老的过去,萨米人就认为这儿是圣地,在这里举行仪式,献祭驯鹿角。

“山丘依然是个挺大的区域,你得把能量之地缩小,在一个区域内找出一个真正的位置。”他告诉我,具体方法是不让眼睛聚焦,而是尽可能地展开余光,然后你的能量之地便会以它的方式召唤你。那是一种无法解释的感觉,但你得相信它。

“总的来说,芬兰拉普兰地区的能量都不错。”Timo最终总结。

我从Timo那儿得到一块萨满石,拿在手中,心有不安,终于还是在临走前问:“我要如何才能知道我是否与这块石头的能量相宜呢?我知道这不是随便谁都能带的,不合适的话它反而会带来一些……”我不想说出厄运二字。

Timo简明地回答了我:回去后先把石头洗净,睡觉时握在手里,你的梦境会告诉你的。

“如果我从中获知它不合适我呢?”
“把它送人。”Timo爽朗地笑了。

当晚我清洗了萨满石,为了一探其能量放弃了阿普唑仑。结果是,虽称不上一夜好眠,但困扰我整整一个多月的噩梦结束了。

至今再未出现。

第二天又开始下雪,但永夜结束了。白昼依然很短,午后夜幕降临。


驯鹿森林网友作品分享Joik{作品分享10#} 极光下的秘密的图片 第20张
多一种价值观,多一条逃生路

新浪微博|@他者other
微信公众号|tazhe-others|或扫描上方二维码即可关注


-衍生阅读-
驯鹿森林网收录的关于北欧萨米的影音资讯

在线视频
点击图片可查看更多文字介绍,视频可点击右下角放大按钮全屏观看。

驯鹿森林网友作品分享Joik{作品分享10#} 极光下的秘密的图片 第21张 驯鹿森林网友作品分享Joik{作品分享10#} 极光下的秘密的图片 第22张

摄影集

驯鹿森林网友作品分享Joik{作品分享10#} 极光下的秘密的图片 第23张 驯鹿森林网友作品分享Joik{作品分享10#} 极光下的秘密的图片 第24张

圣诞专题
内有当代萨米民族青年短片作品资讯
驯鹿森林网友作品分享Joik{作品分享10#} 极光下的秘密的图片 第25张

  1. 开心就好,我就是为了好玩,也是自寻开心。我跟梅师说过,我的快乐都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我知道,可是改不了,问题就在这儿。

  2. 开心就好,我就是为了好玩,也是自寻开心。我跟梅师说过,我的快乐都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我知道,可是改不了,问题就在这儿。

  3. 我3G网络无线网络都登录不了,一直无限重复授权登录,各种能想到的情况都试过了,就差重装系统了,求怎么解决啊?手机iPhone4

  4. 我3G网络无线网络都登录不了,一直无限重复授权登录,各种能想到的情况都试过了,就差重装系统了,求怎么解决啊?手机iPhone4

  5. 我3G网络无线网络都登录不了,一直无限重复授权登录,各种能想到的情况都试过了,就差重装系统了,求怎么解决啊?手机iPhone4

  6. 现在互联网上各种各样的资料都有,正面反面都有。你自己搜搜看,用脑子想想看,谣言止于智者。IT民工说的就是用事实?你也太井底之蛙了吧

  7. 现在互联网上各种各样的资料都有,正面反面都有。你自己搜搜看,用脑子想想看,谣言止于智者。IT民工说的就是用事实?你也太井底之蛙了吧

  8. 现在互联网上各种各样的资料都有,正面反面都有。你自己搜搜看,用脑子想想看,谣言止于智者。IT民工说的就是用事实?你也太井底之蛙了吧

  9. 所以很多时候并不是说捐款者希望受捐者比自己弱势,就仅仅从***配置的角度来说,捐钱给经济条件很差的受捐者的边际效用是高于捐给有能力自行解决问题的受捐者的。

  10. 所以很多时候并不是说捐款者希望受捐者比自己弱势,就仅仅从***配置的角度来说,捐钱给经济条件很差的受捐者的边际效用是高于捐给有能力自行解决问题的受捐者的。

  11. 所以很多时候并不是说捐款者希望受捐者比自己弱势,就仅仅从***配置的角度来说,捐钱给经济条件很差的受捐者的边际效用是高于捐给有能力自行解决问题的受捐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