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19#} 慢电视·于狂欢处无声

驯鹿森林电影/纪录片/舞台剧All Aboard The Sleigh Ride{纪录片19#} 慢电视·于狂欢处无声的图片 第1张

两分钟体验版完整版下载链接何为「慢电视」

第一次听说以「慢」开头的媒体,还是在去年3月份,网站分享一个荷兰摄影师Jeroen Toirkens的 {摄影集8#}游牧民族的传统与革新(http://blog.toreindeer.com/p/1450) 时,看到这个摄影师同时也是一个「慢新闻」记者的介绍。

现代信息快如洪流,如果有朋友能看到这里的话,可以想想看手机里的微信公众号推送,是否每篇都会去细读?你一定会想太多了看不过来。于是与「快」相对的「慢」,便成了在当今大环境下,特立独行的一种姿态。

就在2015年的圣诞节,BBC4频道在平安夜的黄金时段,播出了一段2小时长的,驯鹿拉雪橇运送物资的慢电视。没有对白,没有背景音乐,没有华丽的剪接和拍摄技巧,只有铺天盖地的雪景、脚步声和鹿铃声贯穿全片,也许就两三台的摄像机,从固定的两三个角度记录着萨米牧人和她的驯鹿与雪橇,横穿200英里的北欧冰原之地。

一开始我也觉得困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一种纪录片,但看着看着就入神了,与其说像是催眠,不如说更像摆脱了信息社会的各种攻击,圣诞节那两天,大家都忙着去聚会庆祝,忙着在手机里互道节日愉快,但在地球的另一端,却依旧有悄无声息的生活在照常进行着,并不因为这样的全球性节日有任何改变。不添加拍摄者与拍摄对象任何主观意向,只是这样走着,以为会乏味无聊,结果却愈发迷人。特别是当你也孤独一人的时候,你看着电视里在北极圈里同样独自行走的萨米人,你就会忍不住想:不如和她一起走完这段路。

不知道是不是身边信息接收得太多了,手机无时无刻的提示音让人的关注力都变得涣散,当我在广州气氛和气温都如夏日般狂热的圣诞节日里,在电视机前看了很久很久的萨米人与驯鹿行走背影时,我想起很多过去,或是视线远方雪雾中的未来,以及当下,我不曾听过的,从很久很久以前就没有改变过的脚步、鹿铃、火堆,风雪,及稀疏族人间温暖的低声细语。

国人太爱热闹,节日太过喧哗,于狂欢处尝试无声,或许也是一个不错的节日体验。



All Aboard !The Sleigh Ride
两分钟体验版


完整版下载链接
http://weibo.com/5643224579/DaeI81Yzz


何为「慢电视」

慢电视(Slow TV)是一种马拉松式全程直播某种普通事件的电视节目类型,其名称来源一方面是因为这类节目内容本身节奏缓慢,另一面是因为节目播出时间很长。慢电视概念来源于安迪·沃霍尔的1963年的慢电影《沉睡》;该片记录了诗人John Giorno5小时20分钟的睡眠。

——资料源自wikipedia

慢电视不像传统电视节目,没有快速的剪辑镜头,没有精美的后期制作。是一种全新的看似“古怪”的电视节目类型。其慢节奏、超乏味的直播节目目前在北欧国家特别是挪威非常流行。

——资料源自百度知道

我在网易公开课里找到这个挪威慢电视制作人Thomas Hellum的一场18分钟的Ted演讲。如果你觉得上面那两分钟跟着驯鹿拉雪橇的影像太过沉闷的话,那一定要看看把这种影片形式带入大众视野的人是怎么说的。

提醒一下,演讲非常妙趣,不要错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