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展收集1#} 很久很久以前的他们

驯鹿森林图片集evenki{影展收集1#} 很久很久以前的他们的图片 第1张

部分图片 | 更多图片 | 记录者及策展机构

九月份的时候,我在豆瓣上看到这个影像展的推荐,地点在呼和浩特内蒙古大学的博物馆里。而我所在的城市离它实在太远了,远得足以可以变成一个漫长的旅程。于是,我就改走网路,在互联网上慢慢翻看一个又一个,关于这个影展的信息。

一看到这些玻璃底片所冲印出来的边框,我想起自己最喜欢的人像摄影师Sally Mann的工作场景,那是用一台大画幅的老式相机,摄影者藏在它的黑布里谨慎拍下的每一个唯一的一秒。也想起我爸爸一直很喜欢看的一本,叫做《老照片》的杂志(山东画报出版),里面每一张藏在抽屉最里面的平凡黑白照片,都拥有一段独一无二的故事。

于是,这些独特又汇聚在这个对于我们大部分的人来说非常特别的民族身上,让这样一个影展,具有不一样的光辉又更多了一点。

这个影展的照片是由英国剑桥和俄罗斯圣彼得堡民族学与人类学博物馆所提供的,据说策展方曾经重新进入中、蒙、俄三国的阿穆尔河(即中国的黑龙江)地区,把照片带给依旧在那里生活的鄂伦春和鄂温克人看。也在三国的城市里,举行这些历史图片的展览(具体细节请读此文)。比如今年4月份的时候在北京文联剧场举办的中国民族题材纪录片回顾展的全景鄂伦春,就有这个系列影展的影片《森林人1929》。而此影展在九月份时也在呼和浩特内蒙古大学博物馆里进行了一个月的展出。

其实这些历史图片,在国外的网站,像pintrest就有不少,我收集过几个board,但是没搞清楚他们的年份和来源,所以就不好七零八落地分享出来。这次最幸运的是找到了英国阿伯丁大学的东亚民族合作项目的网站,里面也许已经收藏了大部分关于这个影展的图片,其中他们在RiverStarsReindeer这个专页里,分享了以下十张照片,我把他们转载到这里,只要点击图片,就能看到这些照片更为详细的信息与时代背景

最后,观影愉快。


驯鹿森林图片集evenki{影展收集1#} 很久很久以前的他们的图片 第2张
鄂伦春人和驯鹿在跨阿穆尔河的渡河设施前(拍摄|Yakovlev Aleksandr Aleksandrovich)

 

驯鹿森林图片集evenki{影展收集1#} 很久很久以前的他们的图片 第3张
女萨满,阿钦斯克喇嘛和“助手们”; 乌路里奇诺教区(拍摄|Shirokogorov Sergei Mikhailovich)

 

驯鹿森林图片集evenki{影展收集1#} 很久很久以前的他们的图片 第4张
帐篷旁的男人 和他的两条爱犬(拍摄|Shirokogorov Sergei Mikhailovich)

 

驯鹿森林图片集evenki{影展收集1#} 很久很久以前的他们的图片 第5张
阿穆尔河流域的鄂伦春人实例; 阿穆尔河(拍摄|Shirokogorov Sergei Mikhailovich)

 

驯鹿森林图片集evenki{影展收集1#} 很久很久以前的他们的图片 第6张
通古斯人 冬天打猎服装-正面(拍摄|Shirokogorov Sergei Mikhailovich)

 

驯鹿森林图片集evenki{影展收集1#} 很久很久以前的他们的图片 第7张
通古斯人 穿冬天打猎服装-侧面(拍摄|Shirokogorov Sergei Mikhailovich)

 

驯鹿森林图片集evenki{影展收集1#} 很久很久以前的他们的图片 第8张
3个通古斯猎人 (拍摄|Shirokogorov Sergei Mikhailovich)

 

驯鹿森林图片集evenki{影展收集1#} 很久很久以前的他们的图片 第9张
通古斯男人和马; 古奇基尔乌鲁斯(拍摄|Shirokogorov Sergei Mikhailovich)

 

驯鹿森林图片集evenki{影展收集1#} 很久很久以前的他们的图片 第10张
正在缝纫的女人; 阿基姆河地区,涅尔恰河流域 (拍摄|Shirokogorov Sergei Mikhailovich)

 

驯鹿森林图片集evenki{影展收集1#} 很久很久以前的他们的图片 第11张
两棵树根上的刻的像人的图案 (拍摄|Shirokogorov Sergei Mikhailovich)

更多图片:

上方选图全部来自于
英国阿伯丁大学的THE HISTORIES AND POLITICS OF IDENTITY GOVERNANCE IN EURASIA网页里的“River Stars Reindeer” FEATURED EXHIBIT专页。

驯鹿森林图片集evenki{影展收集1#} 很久很久以前的他们的图片 第12张

但更多的图片在网页菜单栏里的items,如上图所示。点击进入后可以随意翻看,或是输入不同的关键词,查看到在那二十多年里,人类学家Shirokogorov夫妇和剑桥大学研究生Ethel J. Lindgren与摄影师Oscar Mamen 记录下的西伯利亚使鹿民族图片。


记录者

驯鹿森林图片集evenki{影展收集1#} 很久很久以前的他们的图片 第13张

史禄国
Sergei Mikhailovich Shirokogorov;С.М. Широкогорова
1887年6月19日-1939年10月19日
俄罗斯人类学奠基者,现代人类学先驱之一,通古斯研究权威。

他生于帝俄世家,接受了西方传统的古典教育,通晓多种语言,包括许多通古斯语言。
曾经就学于法国索邦大学、巴黎大学。禄国是一位俄国人的中国名字,他的俄文全名为谢尔盖・米哈伊洛维奇・希罗科戈罗夫(Сергей Михайлович Широкогоров)。
这位俄国学者1922年移居中国,1939年逝世于北京,后半生有将近20年在中国度过,绝大部分著作也在中国出版,为中国民族学和人类学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更多介绍请点这里


记录者

驯鹿森林图片集evenki{影展收集1#} 很久很久以前的他们的图片 第14张

Ethel J. Lindgren
(1902-1970)
英国剑桥大学人类学家,在1920-1955年间与其摄影师丈夫Oscar Mamen进行社会学区域的调查行动,西伯利亚和阿穆尔河边的鄂伦春鄂温克使鹿部落是他们的调查项目之一。
此篇文章的头图即为Oscar Mamen拍摄。

-----
策展机构

驯鹿森林图片集evenki{影展收集1#} 很久很久以前的他们的图片 第15张
影展介绍

由英国剑桥大学考古学与人类学博物馆(MAA)与圣彼得堡俄罗斯民族学与人类学博物馆(Kunstkamera)主办的有关鄂温克、鄂伦春早期影像资料图片与影像资料数字化处理项目之重要成果之一——“河星守望驯鹿:内蒙古与西伯利亚鄂温克、鄂伦春影像展于6月23——9月3日期间”在英国剑桥大学举办。展览主要展出了1912——1917年之间俄罗斯著名人类学家谢尔盖·史禄国和他的妻子伊丽莎白·史禄国以及剑桥大学研究生艾瑟尔·林格伦及其摄影师奥斯卡·马曼于1929——1932年之间拍摄的关于鄂温克、鄂伦春生活状况的图片。展览语言采用了英、俄、中、蒙四种文字,鄂温克与鄂伦春本土语言也可在采访资料中可以听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