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16#} 最后的山神

驯鹿森林电影/纪录片/舞台剧原生态{纪录片16#} 最后的山神的图片 第1张

看影片导演介绍

早在分享《神鹿呀,我们的神鹿》纪录片时,就准备好了《最后的山神》这一篇,一直在等日后凑够更多关于鄂伦春的资源再一起分享出来。另一方面,因为这一部纪录片和顾桃导演《神翳》的说辞相同,在字面上同样是声称自己所拍摄的为「最后的萨满」,所以不想一次放出两部把大家看糊涂了,关于「最后的萨满」这一说法,顾桃导演在一次访谈里是这么说的:

那个时期叫“最后的萨满”其实都不是最后,只有没找到的,没有最后的。现在还是有萨满的,只是不再行使职能了。拍摄关扣尼(《神翳》的拍摄对象)不是要拍萨满,《神翳》这个名字就是看不清的神灵之意。本来鄂伦春族拥有原始的崇拜,萨满教是原始宗教,萨满是沟通神灵的媒介,这是他们的生活方式产生的信仰。这部片子想要表达的正是这种自身的次序被打破的状态,50年代政府觉得萨满是迷信,完全被破除了。现在这个时代,各个地方又开始发展生态旅游,寻找城市特点,又把萨满变成了地方文化了。关扣尼本来是想做一个家族内部的传承仪式,结果变成了政府操作,变成了一次表演一个项目一场活动。

也许很多人都是抱着一种过度的人文关怀来记录和拍摄这些少少数民族,但最初的出发点应该还是善良美好的,记录并思考着某种文明的昨天今天和明天,以至在未来全球化的环境里,仍不会失去自己最独特的一面。


影片简介:

62岁的孟金福是中国鄂伦春族最后一位萨满,他和妻子丁桂琴常年居住在大兴安岭的深林中,过着几近原始的生活。靠天吃饭的他对天地万物、自然生灵保有最虔诚的敬畏。他会在树上刻出山神的模样,然后将打到的猎物分出一点献给山神,祈求一家平安无忧。在20世纪50年代,中国政府曾帮助鄂伦春族同胞走出森林,到定居点居住。然而自幼生活在山林中的孟金福最终带着妻子回到这里,靠打猎为生。生活虽然艰苦,却自由快活,但树木不断遭到砍伐,动物随之减少,这些都让孟金福忧心忡忡。山下定居的生活已经从根本上改变了鄂伦春人的习俗,孟金福怀念山上的岁月,子辈们却在山下闹市文明中乐享太平……


导演简介:

驯鹿森林电影/纪录片/舞台剧原生态{纪录片16#} 最后的山神的图片 第2张孙曾田

1958年5月5日生。1983年毕业于北京广播学院电视摄影专业,中国中央电视台任摄影导演至今。创作电视节目近百部(集)。现为中国影视人类学会常务理事,中国纪录片学会理事,国际纪录片协会会员,北京广播学院兼职教授。

曾担任摄像和导演作品有:
摄像或导演:《小灵通》、《让我们走到一起来》、《生命的风景——吴冠中传》、《最后的山神》、《黄河一日》,《神鹿呀,我们的神鹿》、《三峡白龙舟》、《祖屋》、《家住荷花淀》、《点击黄河》。

其中讲述鄂温克画家柳芭的纪录片《神鹿呀,我们的神鹿》
于1997年获得德国柏林人类学电影节评委大奖 国际纪录片协会劳伦斯提名奖

关于孙曾田导演更多信息请点击 CCTV纪录片孙曾田工作坊
孙曾田导演微博 @孙曾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