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影8#} 未完成的「回家」路

驯鹿森林书籍Alaska{书影8#} 未完成的「回家」路的图片 第1张

书籍掠影 | 作者介绍

“你写PPT时,阿拉斯加的鳕鱼正跃出水面,你看报表时,白马雪山的金丝猴刚好爬上树尖。你挤进地铁时,西藏的山鹰一直盘旋云端,你在会议中吵架时,尼泊尔的背包客一起端起酒杯在火堆旁。有一些穿高跟鞋走不到的路,有一些喷着香水闻不到的空气,有一些在写字楼里永远遇不见的人。”

这是某个品牌服饰的一段很经典的文案,我一直很佩服写这段文字之人的观察力,能把这样相隔千万里又处于同一时间长流上的两件事情讲得如此动人。后来我发现这段文字的切入点或许是出自星野道夫的那本《在漫长的旅途中》里,他回忆着一个东京上班族朋友说的一段话:“在东京过着忙碌的日子时,可能有一头鲸鱼正在跳出阿拉斯加的海面,光是知道这些,就让人觉得舒畅。

星野道夫所出版的中文书籍并不多,算上繁体中文版一共就5、6本。

不过星野道夫是一个文字非常好的摄影师,或许说,他在阿拉斯加的几十年里,从自然中学到的东西,让他的文字与镜头都谦虚平静又富有力量。今年3月我在香港kubrick买到了这本号称是星野道夫最珍贵的日记与照片收藏版书籍《与时间的河约定》,还记得当时在询问店员还是否有这本书的存货时,店员敲了一下电脑兴奋的告诉我说“剩下最后一本了。”

于是在回家的和谐号里就开始翻看此书,相比起以前看国家地理杂志的一些介绍性的高清图片,星野道夫的作品更为让人印象深刻,比如他写棕熊在午夜拍打他的帐篷,又比如几千只北美驯鹿从他身边迁徙而过的情景,如果只看照片,或许看到的只是一种非常科普性的画面,遥远、新奇却不十分地吸引人。可是有了文字的记录和叙说,照片里的万物,就像是有了名字和故事而变得让人印象深刻起来。

《与时间的河约定》前几章都是星野道夫纪录自己在阿拉斯加的岁月里,与动物、四季、雪山河流还有那里的人们相处的故事。在渐渐深入的了解中,星野道夫发现原来阿拉斯加这片土地上有一部分的爱斯基摩人和印第安人都信奉渡鸦传说,认为是渡鸦创造了世间的一切,而他又在一些人类学的研究书籍中看到一种猜测的说法是大约一万八千年前,北美与欧亚大陆相连,一支蒙古人队伍从亚洲北部走过因水位下降而露出的白令陆桥,而去到了阿拉斯加。

于是在这本书里的最后一章,星野道夫决定回到亚洲北部进行历史寻根,拜访了楚克奇半岛驯鹿族群里的老人考证更多关于渡鸦的传说,却在这未完成的「回家」途中遭受棕熊袭击,不幸遇难,留下了几篇还未来得及整理的西伯利亚日记。

此书除了几篇从未公开过的西伯利亚日记,还有星野道夫的摄影师朋友金森光彦,及其母亲星野八千代和妻子星野直子记录了关于星野道夫许多琐碎却重要的小事,并整理了非常详细的星野道夫的年史和出版过的所有书籍画集。收录之完整让我觉得星野道夫在用他短暂“生命长河”回应了自然万物之“时间长河”与他的永恒约定。


驯鹿森林书籍Alaska{书影8#} 未完成的「回家」路的图片 第2张
《与时间的河约定》封面
驯鹿森林书籍Alaska{书影8#} 未完成的「回家」路的图片 第3张
星野道夫与楚克奇半岛的驯鹿牧民少年
驯鹿森林书籍Alaska{书影8#} 未完成的「回家」路的图片 第4张
楚克奇半岛的驯鹿少年们
驯鹿森林书籍Alaska{书影8#} 未完成的「回家」路的图片 第5张
楚克奇半岛上的驯鹿牧民
驯鹿森林书籍Alaska{书影8#} 未完成的「回家」路的图片 第6张
楚克奇半岛上的驯鹿牧民夫妇,因为听到部落老人所告知的渡鸦传说,星野道夫感觉自己回到了50年前的阿拉斯加爱斯基摩部落里。
驯鹿森林书籍Alaska{书影8#} 未完成的「回家」路的图片 第7张
告知星野道夫渡鸦传说的泰鲁彼娜,1915年生,给人置身一个世纪前的错觉

 

驯鹿森林书籍Alaska{书影8#} 未完成的「回家」路的图片 第8张
阿拉斯加原野景色,被长满青苔的驼鹿角
驯鹿森林书籍Alaska{书影8#} 未完成的「回家」路的图片 第9张
阿拉斯加驼鹿

作者介绍:

星野道夫驯鹿森林书籍Alaska{书影8#} 未完成的「回家」路的图片 第10张

日本千叶县市川人,毕业于庆应大学经济系。为知名摄影师,以生态摄影闻名于世,与美国摄影师安塞尔·亚当斯齐名。 1996年在俄国堪察加半岛进行拍摄任务时遭遇棕熊攻击,不幸身亡,终年43岁。

星野道夫官方网站:http://www.michio-hoshino.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