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集8#}游牧民族的传统与革新

驯鹿森林图片集Dukha{摄影集8#}游牧民族的传统与革新的图片 第1张

看图集 | 相关书籍 |摄影师资料

在Jeroen Toirkens的Nomadslife专页一开头看到有这么一段话:

“Since the beginning of time, nomadic people have roamed the earth. Looking for food, feeding their cattle. Looking for an existence, freedom. Living in the wild, mountains, deserts, on tundra and ice. With only a thin layer of tent between them and nature. Earth in the 21st century is a crowded place, roads and cities are everywhere. Yet somehow, these people hold on to traditions that go back to the very beginning of human civilization.”
拙译:“从地球诞生以来,游牧人就一直存在了,他们寻找食物,喂养牲畜。寻找一个自由的存在。他们生活在野外,山区,沙漠,苔原和冰川。人与自然之间只有一层薄薄的帐幕。在第二十一世纪,地球是一个拥挤的地方,道路和城市到处都是。然而,这些人坚持传统,回到最初的人类文明。”

其实在看过他的每一张作品之后,发现他所记录的并不像之前我所分享过的查坦族图集1|图集2或是如创世纪之景象的涅涅茨族那样“最初”的,与世隔绝或是梦幻至极的景象,而是更加注重记录游牧民族在传统与革新之间转变的现状。

in 2005 and 2006 he and the journalist Jelle Brandt Corstius spent time with the Sámi and the Nenets in Russia. Before the Soviet era family units from these tribes were constantly on the move with their herds. Under the Soviet regime they were forced to become workers on collective farms, the kolchoses, a policy from which they are still suffering the consequences.
拙译:在2005年-2006年间,他和新闻人Jelle Brandt Corstius花了许多时间与俄罗斯的萨米族和涅涅茨族人一起,在前苏联时期这些部落是可以随意的进行迁徙和放牧,但在如今,他们却被迫成为农场工人。政策的改变导致他们不得不承受各种痛苦的后果。

在这次的照片中可以看到这些使鹿部落的帐篷外面支起了太阳能或天线,里屋也看能看电视或玩填字游戏。如今的全球化的趋势以及环境气候的变化,都在悄悄地改变着这些内心崇尚着自由的游牧民族。


蒙古国-杜哈(即查坦族,“杜哈”为他们的自称)使鹿部落


俄罗斯-涅涅茨驯鹿部落

更多的游牧民族图片请点击下图
链接需VPN服务,请知悉。

驯鹿森林图片集Dukha{摄影集8#}游牧民族的传统与革新的图片 第34张


书籍<Nomad>


驯鹿森林图片集Dukha{摄影集8#}游牧民族的传统与革新的图片 第35张

Jeroen Toirkens
于2011年出版的<Nomad>摄影集,收录了他走访世界多个游牧部落的影像。此书还有一个特别版,全球限量65本,每本附有独立编号,装帧非常漂亮。
限量版的书籍毛皮书套是在蒙古生产制作的。

驯鹿森林图片集Dukha{摄影集8#}游牧民族的传统与革新的图片 第36张
书籍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摄影师资料

驯鹿森林图片集Dukha{摄影集8#}游牧民族的传统与革新的图片 第37张

Jeroen Toirkens

来自荷兰
在海牙的皇家视觉艺术学院学习摄影设计。
自1995年起就以独立摄影师与电影制作人为工作。
他专注与社会纪实摄影与为许多国家与国际报纸杂志做“慢新闻”的记录报道。

“慢新闻”是什么?点这里

个人网站 | Nomadslife专题网站
以上链接都需VPN服务,请知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