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集12#}北极边城的传统与现代

当我看到这些与以往不一样的涅涅茨自治区的照片时,如获至宝,马上给摄影师发了邮件获取了分享的许可。这辑摄影集的作者Sergey Anisimov是涅涅茨地区首府萨列哈德人。他拍摄了整个亚马尔地区的各种景象,包括自然景观,民族部落,城市风貌,以及工业生产。

浏览全部图文

{摄影集11#}穿越大半个地球记录你

在如今人人都是摄影师的时代,给自己留一张照片也许就是拿起手机一两秒的时间,但是对于生活在北极圈内的楚科奇驯鹿部落来说,摄影师Sasha Leahovcenco的到来就为他们留下了珍贵的第一张,也或许是唯一一张的属于楚科奇人自己的照片。

浏览全部图文

{摄影集10#}北美三月的驯鹿大迁徙

Nicolas拍摄的驯鹿迁徙场面非常壮观,3000多只驯鹿浩浩荡荡,把冰冷天地扬起了漫天雪舞。但最有趣的还是在我写email给他征询图文分享许可的时候,我跟他简单介绍了一下这个网站,也介绍了一点鄂温克的故事,帅老外表示其实一直都对鄂温克使鹿部落感兴趣,只是苦于不懂中文。
突然感觉敖鲁古雅使鹿部落的发展和持续不是一个国家的事,而是全世界都关心的事呢。

浏览全部图文

{摄影集9#}驯鹿牧民节的盛况图记

这是一个每年在俄罗斯北部亚马尔-涅涅茨地区的节日。

这个节日给游牧涅涅茨驯鹿牧民提供了一个机会来显示他们在摔跤,跳高和其他传统的运动能力,但最重要还是驯鹿比赛。一些参赛者会在数百公里之外的冻土带前来参加在北西伯利亚地区的竞争,其中有超过一半是从北极赶来。

浏览全部图文

{摄影集8#}游牧民族的传统与革新

在这次的照片中可以看到这些驯鹿部落的帐篷外面支起了太阳能或天线,里屋也看能看电视或玩填字游戏。如今的全球化的趋势以及环境气候的变化,都在悄悄地改变着这些内心崇尚着自由的游牧民族。

浏览全部图文

{摄影集7#}零下40度的冰雪日常

这是一个去年九月在英国伦敦 Horniman 博物馆(一个以自然科学和人类文化为主题的博物馆)举行的摄影展,影展名字为“Whisper of the Stars”,译为“星星的私语”。这个名字来自西伯利亚东部萨哈共和国里的雅库特牧民的说法,据说那里的冬季极端低温时会有一个特别的现象。就是当温度低于零下50度,呼吸时可以听到像大米或谷物被浇的声音……

浏览全部图文

{摄影集6#}跟随驯鹿的旅程

这集的照片,来自雅库特共和国的女摄影师Evgenia Arbugaeva,刚开始看时觉得她并不像其他摄影集里那么的形式,甚至有点随意和轻松地抓拍,后来看到翻到了徕卡中文摄影杂志的介绍页面,才知道原来她拍的是她自己的家乡……

浏览全部图文

{摄影集5#}创世纪之西伯利亚

在看过带有神秘感的蒙古查坦族和有着童话色彩的挪威萨米族后,这次由巴西摄影师Sebastiao Salgado带来的In Siberia系列充满了一种史诗般的壮丽景象。这次拍摄的对象是位于俄罗斯境内的Nenets族(涅涅茨族),他们主要居住在俄罗斯西北部西伯利亚的亚马尔半岛。一年有260天处在零下30-50度的气温之中。

浏览全部图文

{摄影集4#}时间停在了这里

那像是一只藏在屋子里最高角落的壁虎,静静地看着整个世界的转动,或是一个孤单的旅人,坚定地走着自己才知道的路。
这是挪威北部萨米驯鹿部落,美国女摄影师Erika Larsen用了四个月的时间在那里生活和拍照,记录这个游牧民族在北极圈内传统而单纯的生活方式。

浏览全部图文

{摄影集3#}冻土荒原的驯鹿部落

实在是佩服这些闯入冰天雪地里的摄影师们,带给我们一帧又一帧如童话般的驯鹿国度的梦幻景色。这次记录的是西伯利亚萨哈共和国里多尔干驯鹿部落,意大利女摄影师Livia Monami跟随着这一族的牧人生活了三个多月,用纸笔和相机,记录了在世界最寒冷的角落里生活的牧人们,最真实与最勇敢的生活写照。

浏览全部图文